留法故事 | 英专辍学,法语C2,人生不设限

留法故事 | 英专辍学,法语C2,人生不设限

16年夏天我结束了在Hugo法语的学习, 并于秋季入学兰斯大学语言中心学习法语。兰斯是香槟产区的省会,算是一座“标准的”法国中等城市——在历史上它占有重要地位:以在其主教堂加冕历代国王而获誉“国王之城”,二战后纳粹德国亦在此签字投降;可惜的是许多古迹在战争中被毁,旅游业并未因其历史盛名而发达,小城因而回归宁静,专注于香槟产业。

 

语言班的课业比较轻松,我便把不少时间放在学习独自生活上。我的小家有两扇大窗,时常可以看到很美的晚霞,那便成了我离开时最不舍的。

 

兰斯的生活有点过于静谧了,好在它离巴黎很近,我偶尔会去度周末。

第一次独自来玩,特别傻,见车票便宜那就坐车吧。一早出门去兰斯郊外的车站,等了老久,坐了两个多钟大巴和半个钟地铁才到小巴黎。殊不知我有青年卡能以差不多的价格坐高铁45分钟从兰斯中心火车站直达巴黎市区。(在此顺便提醒刚到法国的留学生不妨办一张SNCF青年卡,每年50欧左右,以后买票均有至少七折优惠;若遇上促销活动,可以30欧不到的价格续卡一年。)

 

距离上一次来巴黎已时隔五年。当年跟着旅游团走马观花的我,怎会想到以后会学法语,也没想到有天会来法国读书,更不可能想到会被索邦录取。

 

下午小雨,一个人沿着地铁一号线的景点漫步。

 

当晚卢浮宫延时闭馆,连游客都少得出奇。免了排队检票,出示护照和学生卡便能直接进馆。那一刻我初次感受到微妙的身份转变,把自己和远道而来的观光客区别开了,脑海里浮现<戏梦巴黎>中三人牵手横闯卢浮宫的画面,然而还是未能免俗,先去三大镇馆之宝跟前打卡。

 

17年初准备绿表、参加TCF-DAP考试,走运地刷到了总分C2(然而只是应试,我实际的法语水平非常平庸),加上当时只比重本线略高30分的高考成绩,幸运地接到了巴黎第一大学(先贤祠-索邦)管理系的offer。

我被这一串运气冲击得眩晕,不敢相信这是现实——我本来对这次报考信心不足。一来,我最初因不了解往年的录取情况,志愿填写得不合理,于是赶在绿表截止前才大改了志愿和动机信;二来,考试前两周我因病入院,备考冲刺阶段时身体状况非常差,一度想要消极应试。

最终获得的惊喜结果也算对得起我在广外英语专业读完大二才退学到法国来重新开始的冲动了。

 

17年秋,我从兰斯搬到巴黎,开始了留法第二年的生活。这里自带滤镜的文艺氛围满足了我的两大爱好——穿搭和拍照。

 

而与此同时,进入专业后学习压力一下子繁重了许多,语言于我仍是难关。课堂上没有教材和板书,所有笔记都需要听写下来。我听力不好词汇量低,完全跟不上,只好买来教材自行预习补习,还要厚着脸皮问同学借笔记。虽然老师不会对国际生有所照顾,但我的同学都非常热心,有时会主动借我笔记,作为回礼,我也力所能及教他们做数学。

不少人觉得法国留学生过得精彩又安逸,动不动就放假,殊不知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在更少的学习时间内完成更多的课业。除了平时需要像高中生那样按时交作业,我们几乎每周都有至少一门contrôle,难度比作业稍高,但比起期末的partiels也是小巫见大巫了。因此我们必须尽可能拿高分,才够用以compenser期末的分数。可别觉得法国同学大多随性,不太在意分数,实则在乎得不行,特别是在我们这类通过率奇低的学校,平时成绩高低一分,放到期末都有可能决定是否需要补考甚至留级。

即便学业繁忙,周末我定会抽空出门,像游客那样带着相机四处探索巴黎,发掘她的美和“不美”。我笑说,她就像是座围城——我曾对她日思夜想,来到后又想逃出去。

 

all photos credit to © Gabrielle Shaw

Instagram: beautyfade

weibo: GS719

No Comments

Post a Reply